诀弋

瞎写

这里有一只公花猫。
它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品种很稀有是在某个人类喂给它名为罐头的人类食物时。那人一边喂一边跟自己说话,虽然确实能听得懂,不过对人类来说这似乎是个挺蠢的行为。
一个傻逼。这是它对这个人类的第一印象。
在那之后它开始爱护自己的毛,虽然人类的评价无足轻重,但它还是会在被四个轱辘的铁皮怪物溅一身泥之后一边骂街一边把自己舔干净。真是奇怪的习惯,它想。
同时它总是会在某个该直行的路段拧巴拧巴扭到某超市门口,它觉得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可能得到的一小罐鱼,几次都碰见那人类只是凑巧。那人几次都会一边对着它叨逼叨一边给它罐头也是凑巧。
一个好心眼的傻逼,它想。
它不想承认自己期盼着人类午休的到来,也努力说服自己带酱汁的沙丁鱼不如自己逮的小鱼好吃,以及试着打消想要听那家伙说话的想法。
未果。
“喵。”我听你逼逼只是总督让我打听人类情报以实现攻占中南海计划。
先不说它有没有什么总督,此人类大概有一个萝莉妹妹之类的情报真的对作战有帮助吗。
这样很暖和的午后一直到十一月份左右戛然而止。它下了个决心,要成为一只称职的家猫。它舔完肚皮便精神抖擞地迈开步子,跟在那家伙后面。
“喵。”感到荣幸吧人类,不要高兴得哭出来。
“你要跟我回家吗,我是很高兴啦,可是我家已经有一个孩子了。”知道,你妹妹嘛,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还跟着吗,那你跟到门口就要回去哦。”等到了门口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嘛,就是这里了,谢谢你送我回来,那再…”“喵嗷嗷”信仰之跃啊啊啊
漂亮,10分。它想。成功地落在了那家伙家里的地毯上,没什么不好意思地用脏爪子蹭了几道灰。很好,第一步作战很成——

它看到了另一只猫。

很漂亮的一只纯种波斯,自然比它自己稀有多了。
“唔吓我一跳…哎你就要走了吗,那下次见咯。”
他关上门之前顺手捞起小白——它自然知道那猫可笑的名字——放在臂弯里,顺了顺毛。
这傻逼一次都没摸过它。
门咔哒关上了。
“喵。”他妈的。

这里有一只公花猫,它有时候会给一些小猫讲故事。比如有些人类会养家猫,它们一日三餐都能吃不同口味的罐头,如果人类买罐头时超市优惠,恰好蹲在超市门口的猫才会被偶尔投喂。
小猫们挺崇拜它,不光是因为它见多识广,也因为听闻偶然有猫看见的,在某个人类冲它挥手时,喵过一声后继续向前迈着步的情景。“不像是有些想要当家猫的,这样的才是真公猫。”它们像这样称赞。
它偶尔也听过猫们说的话,不过也是一副挺不屑的样子,转身就去逮小草鱼了。
不过就是偶尔也想吃猫罐头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