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弋

楼下超市来了一个好看的小哥哥,忍不住写了个文,咳。
随便看看别当真,算是个随笔。

        这是他在这里工作的第四周,也是他看到他来这里买烟的第二十七天。
        说是工作,实际上是趁着高三毕业的漫长暑假,借提前体验社会的由头在家人开的小超市赚外快。
        男人看起来似乎年纪不大,微卷的头发恰好能扎成兔子尾巴。有些苍白的手指和略盖住眼睛的额发给他营造出一副颓废外表,这使他每天一次的频繁买烟看上去理所当然。
        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身旁的空气一直是清冽的,不像其他老烟枪的那样混浊。但如果自己猜错了,他想,也绝不会提醒这个疑似新手烟民的家伙一次买一条而不是一盒来省钱。
        店内的网速不快,再加上不时来结账的客人打断,被队友骂怕了的他根本不想上游戏。于是他的日常就是看着来往的客人开脑洞 档次从短裙小姐姐到广场舞大妈不等。而他这算是被开刀最多次的客人,豪门纷争,黑道风云,有关他的脑洞几乎涵盖了某文学网的全部分类。但他渐渐发现自己一直只是那个每天给他递一盒烟的角色,几乎为零的交流让他觉得嘲讽,也对自己信手编撰的故事深感厌倦起来。
        日升日落,齿轮无声。他以五天为单位将它到店的时间取了平均,此后的每天都与此相较,并做了一张图表。他把他每天都几乎不同的衣着画上速写本,当成专业练习的一部分。他偷偷研究过他卷曲的头发,并通过学术资料初步判断出了天然卷的结果。
        他觉得自己很奇怪,无论是从心理上生理上都本不该对一个陌生男人如此上心,他觉得自己很陌生以往提醒别人注意保暖时不会欲言又止组织语言
        二十八是个好数字,他想,也坚持了一个月了,明天过后还是离开一段时间吧。

        他看到递烟的那只清秀有力的手时就知道来了个新人。
        年轻人像是个高中生,面孔有些稚气未脱,却不妨他俊朗的五官。因此他注意到有不少女生特意换上短裙来买东西,而他却像是没注意一般仍然热情招呼,尽心工作。看着少女甚至大妈们遗憾离去,他觉得这真是很有意思。
        他似乎注意到他的反常行为 但没有问东问西,反而延长了托腮愣神的时间。不过这两周愣神时间有些缩短,他想,可能和电脑上那个猎奇的表格和急忙藏起来的速写有关。他在心里有些想笑,却又莫名有些激动和温暖。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开始在买烟前换一套衣衫,不知道为何在得知自己已经不必再买烟后仍每天光顾。
        或许是因为那天。
        在某人吐露出明确的拒绝和反感话语的那天,那人告诉他不要再每天买烟时难掩厌恶神情发那天。
        “疯子,强迫症就去医院治啊,能不能不要再来找我。”
        “我并不是强迫症,我想我买烟可能不光是因为你了。”他沉默了一会后用不同以往的冷漠语气开口,他俯视着面前面露疑惑和些微惊愕的男人,语气再无温情,“若你认为我只是因你随口的一句喜欢而给你买烟,一盒一盒毫不厌倦的每天跟你见面,那你还真是可怜。虽然很抱歉,但买烟这件事已经从见你的借口变成我必须去做的事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并不知道此时为了面子随口胡诌的话语会在不久后一语成谶。
        心中郁结,他不知不觉又把车停在了小超市门口。可能真的是有点强迫症吧,他想。他迈进店门,迎上了一双有些慌乱欲言又止的眼睛,他鬼使神差地走近柜台,接过本不必再买的烟。
        “谢谢惠顾……啊……明天要降温的,你穿这个可能不大行……记得加衣服。”
        他走出店门,恍然意识到自己今天似乎是晚到了几个小时。他是在担心?眼前浮现出那张图表。拉上车门决定回去买几件长袖衫时,他发现自己的心境前所未有的愉悦。“这真是……”他笑。
        此后便一直延续的买烟日常还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冷着脸的男人不时会露出一丝缓和的表情,开朗的少年会红着脸在速写本上偷偷添几副人像。

        今天的手不对。他抬头望了一眼面容和蔼的大妈,微皱了下眉。是的,他不在。他草草收了零钱转身出了门,可能是有什么事吧,他想。
        整一周,他每次来时抬眼望见的总不是自己相见的人。他很烦闷,同时有些疑惑,对自己的那种。
        “您好,平时打工的那位今天没来吗?”柜台里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对这位素来礼貌的年轻人语气中的不悦有些吃惊,但还是如实相告:“那位是我儿子,也就心血来潮给家里帮不到一个月忙,前两天说快开学便不再来了。”他点头笑了一下,没有拿女人递来的那盒烟便离开了。
        他有些明白自己胸中那一团烦躁的来源了。那个有点好玩的少年,那个清脆的招呼声,那个提醒他添衣时微红的面庞,无一不将他脑中的思路粗暴地理顺。他闭上眼,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段日子。

        “今天也不去店里吗?你上个月可没少赚啊。”“不去了,怎么说也都是家里的钱,不好意思。”
        “最近没去买烟?你把那谁甩了之后可还天天去的啊。”“嗯……不去,本来也不抽,浪费。”

        “店里那个年轻人也不来了,他那天还问你呢,哎其实你要是闲的话交个朋友也好……妈不是舍不得一盒盒买烟的土豪啊你别误会。”“……知道了。”
        “你这两天又回到一年前的状态了,脸上都不带笑的,跟我还这么严肃……经过我的严密推理,我去了那个超市一趟,那阿姨真热情嘿,看我长得帅还爱说话就跟我唠了半天。那么根据我的情报,那家的小孩这两天听说挺郁闷,该不会因为你哎哎哎别动手干什么!”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报到了,我也不说别的,你这个状态只要不瞎都能看出点事来。听哥们一句劝,顺着你自己走,别等到以后再后悔。”
        “好了你别动手我就说一句!你想怎么干我都支持你所以拜托把一脸阳痿相赶紧消了去追你的少年人吧啊啊啊!”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的,放心。”
        “好,明天帮我跟研究组的老师请个假。”

        他又站在了柜台后,心情复杂地看着手里的速写本,开始给零散的客人结账。“哟,给家里看店啊。这两天精神好多了啊,都有乐模样了。”他一愣,瞥了一眼镜子,看到自己嘴角有些不明显的弧度。“谢谢张叔。”他递过零钱,心下坚定了不少。
        他有些忐忑的推开车门,隐约看见他忙碌的身影,有些惊喜。“欢迎光临……!”他瞥了一眼那面露吃惊的脸,有点解气。有没有这么巧啊,他有些好笑地想。
        “您的烟。”“谢谢,不过我不抽烟。”看少年愣了一下,他没忍住笑了出来。“麻烦你,两瓶冰可乐。”
        他拎起两瓶百事,冰柜的冷气扑上他的脸,让他清醒了一些。果然他是不抽烟的,他为自己判断正确感到高兴。他把可乐递上,给男人刚刚的忍俊不禁的笑颜一个小报复,冰了一下他的手背。而报复并没生效,他看着对面人递来刚刚接过的一瓶汽水又愣住了。
        “要不要翘班跟我出去玩啊?”他将被可乐冰得有些冷的手贴上少年的脸颊,对面愣神的少年冻得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红着耳根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
        “好啊。”

倒出一碗茶水,有人认真品尝或是囫囵灌下。
奏完一曲民谣,有人给予掌声或是和声歌唱。
写下一些文字,有人仔细翻看或是叠好收藏。
更新一点动态,有人几语寒暄或是玩笑吐槽。
语毕将有回应,笑脸有笑脸相迎,阴天的时候手边有一把伞。
这样就算不孤单。
可是。
可是家中并无茶具,吉他的弦断了三根,钢笔早就堵塞,墨水凝固粘住盖子。
可是开机密码被忘记,屋中寂静不需言语,眉梢僵硬,嘴唇无力弯起。
可是迈的步子屈指可数,连阳光都用窗帘挡住。
算是个虚伪的唯物主义者,又或者是个幸福的蠢货呢。

瞎写

这里有一只公花猫。
它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品种很稀有是在某个人类喂给它名为罐头的人类食物时。那人一边喂一边跟自己说话,虽然确实能听得懂,不过对人类来说这似乎是个挺蠢的行为。
一个傻逼。这是它对这个人类的第一印象。
在那之后它开始爱护自己的毛,虽然人类的评价无足轻重,但它还是会在被四个轱辘的铁皮怪物溅一身泥之后一边骂街一边把自己舔干净。真是奇怪的习惯,它想。
同时它总是会在某个该直行的路段拧巴拧巴扭到某超市门口,它觉得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可能得到的一小罐鱼,几次都碰见那人类只是凑巧。那人几次都会一边对着它叨逼叨一边给它罐头也是凑巧。
一个好心眼的傻逼,它想。
它不想承认自己期盼着人类午休的到来,也努力说服自己带酱汁的沙丁鱼不如自己逮的小鱼好吃,以及试着打消想要听那家伙说话的想法。
未果。
“喵。”我听你逼逼只是总督让我打听人类情报以实现攻占中南海计划。
先不说它有没有什么总督,此人类大概有一个萝莉妹妹之类的情报真的对作战有帮助吗。
这样很暖和的午后一直到十一月份左右戛然而止。它下了个决心,要成为一只称职的家猫。它舔完肚皮便精神抖擞地迈开步子,跟在那家伙后面。
“喵。”感到荣幸吧人类,不要高兴得哭出来。
“你要跟我回家吗,我是很高兴啦,可是我家已经有一个孩子了。”知道,你妹妹嘛,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还跟着吗,那你跟到门口就要回去哦。”等到了门口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嘛,就是这里了,谢谢你送我回来,那再…”“喵嗷嗷”信仰之跃啊啊啊
漂亮,10分。它想。成功地落在了那家伙家里的地毯上,没什么不好意思地用脏爪子蹭了几道灰。很好,第一部作战很成——
它看到了另一只猫。
很漂亮的一只纯种波斯,自然比它自己稀有多了。
“唔吓我一跳…哎你就要走了吗,那下次见咯。”
他关上门之前顺手捞起小白——它自然知道那猫可笑的名字——放在臂弯里,顺了顺毛。
这傻逼一次都没摸过它。
门咔哒关上了。
“喵。”他妈的。

这里有一只公花猫,它有时候会给一些小猫讲故事。比如有些人类会养家猫,它们一日三餐都能吃不同口味的罐头,如果人类买罐头时超市优惠,恰好蹲在超市门口的猫才会被偶尔投喂。
小猫们挺崇拜它,不光是因为它见多识广,也因为听闻偶然有猫看见的,在某个人类冲它挥手时,喵过一声后继续向前迈着步的情景。“不像是有些想要当家猫的,这样的才是真公猫。”它们像这样称赞。
它偶尔也听过猫们说的话,不过也是一副挺不屑的样子,转身就去逮小草鱼了。
不过就是偶尔也想吃猫罐头罢了。